林不知

你好啊,我叫林不知。


掏心窝的言语羞启齿,不曾放肆过。

大家训练完都是大汗淋漓的,王琳凯却觉得朱星杰身上木调的香水腻嗓子。

cp脑要什么标题

鬼杰/星鬼无差



综艺节目的主题曲不知道为什么定调超级无敌贼啦高。
王琳凯是个rapper是个酷boy,习惯说话唱歌rap的嗓子因此宣告负荷过度。每一次张嘴都把声带拉扯出剧烈的疼,简直比指甲刮在黑板上还要让人不得安宁,仿佛在吞咽碎玻璃渣子。

王琳凯只想把作曲兄弟扒光然后扔进one third。

想是这么想,不过也就只能止步于想想暗爽一下。这里到处都是不怀好意的镜头和不甚熟悉的人脸。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能表现出来什么又不行当然要熟记于心。
这也是好事,可以让王琳凯小朋友从善如流地黏在他的杰哥身边。食指指向喉结处,声音故意从鼻腔哼哼出来,软糯的像个大福。好一副委屈巴巴可怜兮兮的模样嘟嘟囔囔:“怎么办…”


这个时候的朱星杰眼神还在词谱上,王琳凯就抓紧时间盯着他。
其实看来看去还是那样啊,眼距有点宽,欧式双眼皮,怎么看怎么温柔嘛——
但是这次不太一样,光影的艺术烘托出明明暗暗的交界。睫毛也还是很长,但打出一片细碎的影子,用校园言情小说的话来讲就是“像蝴蝶翅膀一样”。就算嘴唇紧抿下巴曲线也还是很柔和。
他今天的耳环是银色的,光洁明亮,像朱星杰本人嘛,又内敛又耀眼。


“杰哥,别看歌词了,白纸黑字哪有我好看,看我啊。”

王琳凯突然这样想。

【轩离轩】一个脑洞。


现代学生paro
性转江姐姐x金子轩
单方面性转那种!!攻受无差!!
有私设!!江姐姐和轩哥哥差不多大,同级生!!


-


金子轩和江厌离是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的发小。
这是件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


毕竟虞夫人与金夫人铁打的闺蜜情,两种不同风格的女性友谊居然从大学室友维持到孩子都那么大了。
理所当然的,两个小朋友从小就认识。江厌离大金子轩几个月,五月初的金牛座和七月底的狮子座相安无事得很。


于是小学到高中便一直是一个学校。

小学时金子轩为人处事大条,骨子里傲得不得了。每次出了事都是江厌离扶一扶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以“你不和我去道歉我就告诉金阿姨”来威胁金子轩,好让他不情不愿地对另一个小朋友说对不起。

初中时懂了一点点“喜欢”,江厌离成了帮金子轩写情书递情书的人。刚上初中的时候,江厌离的生活里突然闯进了两个小怪物。一个叫江澄一个叫魏无羡,一个还是小婴儿,一个刚上幼儿园。金子轩还帮着江厌离逗过小朋友,也和江厌离一起绕远一点的路接魏无羡小朋友接了三年。

高中在同一个国际学校,不过江厌离大学申英国的A leave,金子轩要去美国于是选修AP。班级自然不在一个班,两个优等班又在两个走廊,点头之交都少。于是两人的交情仿佛突然又有点淡薄了。一次家庭聚会上不得已尬聊起来,其实两人家里都好严,父母都望子成龙,压力也都大。于是三言两语间又捡回了少时熟捻,从此往后去吃饭都是一起去,也一起背着教导主任抽烟,轮流把风——江厌离第一支烟是金子轩递的,虽然抽的什么也已经不记得了。

金子轩性格外向,身边称兄道弟的一直多,可最最信任的人一直是江厌离。



江厌离喜欢金子轩。
这就不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了。
这是江厌离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可以的事情。

随笔

我流幻想。


-


江澄畏寒。
不过也是小时候的事了。


云梦在南方啊,南方的冬又是湿冷的。风挟水汽,打着旋儿冻进骨头缝里,要人觉着动一下都咯噔蹬的要有冰碎掉。
小时候江澄又畏寒,最讨厌的便是冬。还未张开的肉乎乎的小手里,暖窝窝的怀里,总要团盏盛满了热水的汤婆子。

虽说后来有了金丹,有内力护体,早就不畏寒暑了——
可江澄经历无数风雨,何其恋旧的一个人。


江家重建后,这黄铜的一只小盏——做工好听些说叫古拙的,街边不多个子儿能买一盏差不多的——竟是也一模一样地摆在桌上了。

看重的原因无他。江澄脸皮打小薄,不敢与他人讲自己晚上被冻得睡不着,怕被笑话,小小一只汤婆子还是心思细细的江厌离给的。江家上下最疼江澄的就是他阿姐,江澄也懂的,能留个念想的东西都是尽可能放在手边儿的。

所以这已被称作“江宗主”的江澄,冬天手边总要有盏汤婆子,而这汤婆子外面定要有层内里衬了薄棉花的棉布包着的。

有时候江澄会盯着棉布上绣的荷花想,“这谁找到绣娘啊,绣的没我阿姐好看,一会去央阿姐给我给我绣一个去。哼,可不能让魏婴知道了,不然他也要了,就不是我独一份儿的了。”


这么孩子气地想一会儿,突然发觉阿凌都是金宗主了,魏无羡也浪迹天涯好多年了。

real一点,人都是骨血肉筑做的,凭什么要让着你?

【羡澄】一个现代paro脑洞。

写个轻松向。

两个人是在同一所国际学校任教的老师,家里贼有钱,因魏无羡在家闲不住想为社会发光发亮,遂(带着江澄)跑出家门补贴家用那种。


魏无羡:
被誉为拿着物理老师资格证的想教打游戏的英语文学老师。
这位直到读硕都是学理科的大兄弟,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爱好是画画,画的最多的人是江澄,(因为只有江老干部睡午觉的时候不动,不做模特简直可惜,但是这件事一直没让江澄知道)。人尽皆知的爱好是电脑游戏。每晚必开一局吃鸡,偶尔在基三上逍遥一把,有钱大佬,只会玩输出,操作很骚。和学生们的关系亦师亦友吧,经常相约开黑。

英语文学老师,擅长扯皮,被学生问过是不是学过说相声打快板(这位同学最后被留了两倍字数的essay),事实上朗诵时的英音很好听。
因为太擅长扯皮因此很少讲正课,上课经常脱口而出类似fu*k的词汇,但是毫无违和感,还会一本正经的教育别人骂人不对的。被学生们戏称他的课是游泳课,算是一语双关,一是因为对于讲正课的内容实在太!水!了!但扯皮闲聊天的时候总是饮用很多事例名人名言之类,也算在知识的海洋畅游吧(大概)。
导致学生基础知识几乎都无敌薄弱(比如单词拼写,因为他懒得判所以从来不听写),但阅读理解却总是满分,以及杂七杂八的东西知道很多。


江澄:
吃饭只去一食堂的有钱人(因为一食堂环境好,饭也贼贵),习惯性diss魏无羡。
和魏无羡住一个职工宿舍,但是魏无羡教初中江澄教高中,工资比魏无羡高,上课时间比魏无羡短,工作强度比魏无羡小,可以说是人生赢家了。但是全学校有一大未解之谜就是为什么每次都是魏无羡等在江澄上课教室外面。嗜辣如命,但是皮肤无敌光滑。有一些和性格不符到让人瞠目结舌的爱好,比如在周五放学时冲去偷走魏无羡的摩托(关于这个摩托又是一个神奇的故事)让魏无羡只能打车回去。

教工商的老师,数学很好,看晚自习的时候因为被学生调戏会不会做数学卷子,硬生生在期中考试的时候也拿了一份数学卷子写。得了年级最高,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放水了,反正后来越传越神叨叨,导致那一学期报他课的人都多了(后来大多数怂于每天上课前十分钟的小测溜了)。
衣架子,什么穿衣风格都有,比之紧跟潮流的寸头金框眼镜魏哥要成熟端庄得多。上课风格也亦是,严谨细致保守到有点古板,但是因为报他的课的大多数是臣服于他的美貌so谁会care对不对???

和他打听关于魏无羡的任何黑料都能打听到。

英雄病吧,发表完了毒唯言论还沾沾自喜,心理年龄莫不是只有三岁。